2010年3月28日 星期日

阿兵哥VS義式家庭餐廳.古拉爵

新月廣場.古拉爵義式餐廳

我們很久沒見面了說~致彥!
打電話訂位時特別交代『不要靠窗』......不喜歡吃飯旁邊有仁走來走去的
讓接電話的小姐愣了一下.....『不靠窗?』她大概以為我在選機位吧!

有人堅持不上鏡,只好通通拍食物
想要開個閃光還被念『這樣很沒禮貌耶.........』
厚~不開閃光就會因為手震糊掉咩......我的手一秒都靜不了
好阿~你行就通通給你拍吧!
(你行你來的心態.......這樣不好唷!)


想要前菜又要甜點,所以兩人的套餐二選一類通通由我決定
哈哈哈哈~我要透抽也要巧克力蛋糕!




我的主餐『OOXXPizza』
好大......當下決定『請幫我打包,謝謝!』
都還沒吃就要打包了.......哈!




對面先生的義大利麵
他說不好吃,所以我就狂塞pizza給他~拜託,幫我吃!



甜點........我已經吃不下了.......完全被前面的pizza打敗......(心機好重的餐廳)
挖幾口冰淇淋就不行了
巧克力由黃桑解決!Good Job ~ 以後你一定是好爸爸!


聊到『已經25歲了耶~』的話題
是『已經25』...不是『才25』唷!
唉..........再也不能說自己年紀小所以不懂事了.......
前面這25年我在幹嘛啊?不知道耶~
就覺得未來這5年會過的很忙,因為30後就完全不想動了
所有想做的事都要趁這5年完成才行(又在空想了...)
還說『我應該30歲就會穿脫鞋去市場買菜了吧!』
有人很不給面子的回『應該明天就會了吧!』
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第二天我還真的就穿脫鞋去銀行存錢了
剛種完花腳趾還沾了點泥土...........回家才發現.........
天啊~我到底是怎麼了啊?!?!?!?!?!?!?!




飯後我們去找『玻璃屋』
因為我說我知道,所以他也很放心的聽我指揮
白痴的從宜蘭大學前的神農路直走到進士路,然後迷路『加洗瘩?』(歪頭)
唉唷~我以為是上次跟得夢去華清園時迷路看到的那間
結果不是耶~~~(廢話...玻璃屋在員山耶)
然後我只記得致彥說先走台七甲線然後.................(後面完全沒在聽)
好!我知道台七甲~GO!
誤打誤撞回到台七甲,直覺的左轉,往金車酒廠方向(應該要右轉才對)
哈哈哈~開心的繼續聊天
然後致彥說『你確定是這條?』
我『嘿阿~這條是台七甲沒錯阿!』
致『ㄛ!』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彥『等等,你是確定他是台七甲還是確定這條是往玻璃屋的路?』
我『台七甲啊!』
黃桑『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』停在路邊
我『ㄟ.........走錯了ㄇ?』
致彥『我怎麼知道?!』
我『不是台七甲ㄇ?』整個被台七甲線綁死的我!
阿兵哥致彥『這條可以去員山ㄇ?』
我『當然不行啊~員山已經過了捏~完全反方向唷!』不知死活的回答
阿兵哥『所以我們剛剛應該右轉囉?』
然後我就突然的給他想起來『對齁~你有說是在員山捏!』
『回轉、回轉,我們走錯了啦~』
『繼續走就可以上太平山了說~哈哈哈哈』超級不怕死的繼續笑
其實...當下還蠻希望致彥來掐我的脖子...我會笑中帶淚的接受滴!

終於走到員山鄉衛生所,致彥說他認得路了
我也知道啊!
不就是往那個福園的路然後不要去福園咩~(聽的懂ㄇ?)
但是我還是有幫上忙的--找ㄎㄢˊ棒--
玻璃屋也真是的~大大的招牌、小小的字.........法國料理ㄇ?(大盤子小東西)

回程也是一段小驚險
顧著聊天,到轉彎處致彥問『直走ㄇ?』
我很輕鬆的說『左轉』,然後他也很輕鬆的轉過去
完全是在十字路中央才下的決定(我以後絕對不能開車)


結語就是,很高興終於找到玻璃屋了........
ㄚ............我覺得致彥真的很可憐,下次不要找我問路啦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我要留言~